您当前的位置:首页 >> 经济
聪明御史除恶霸
发布时间:2019-04-17
 

离京城二百多里有一座大山,山后腰有座名“金禅寺”的寺庙,是皇帝敕封的。据说这个庙的方丈是皇帝遗留在民间的儿子,州县官员谁也不敢招惹他。他仗着皇帝老子的势力,横行不法。凡是他相中的闺女、媳妇,就抢了来藏在寺里,行欢作乐。

这天,有姐弟两人来此地投靠亲戚,姐姐年方十八,长得漂亮,弟弟叫赵成,比姐姐小两岁。两个人从几百里外赶来,刚进县城,姐姐就被那个金禅寺方丈一眼看中,给抓到了寺里。

赵成急忙到县衙击鼓鸣冤,县令一听是金禅寺方丈的事,二话没说就把他轰了出来。赵成人生地不熟,走投无路,急得在大街上直哭。有位好心人看不过去,把他偷偷拉到一旁,告诉他,能救出你姐姐的只有一个人,那就是朝廷的甄御史,你赶紧到京城找他吧。

赵成谢过这位好心人,一路乞讨着到了京城,又打听着找到了御史衙门,可御史衙门不是署理刑民官司的衙门,把门的衙役便让他到刑部告去。哪晓得赵成进了刑部大堂,不管三七二十一就先吃了通杀威棒,主审官再一听是金禅寺方丈的事,惊堂木一拍,喝道:“些许小事,竟然也闹到刑部来,你是不是活得不耐烦了?”一声令喝,又打了他一顿板子,把他扔到大街上,不再理会。

可怜赵成状没告上,反倒给打了个遍体鳞伤,伤心欲绝。这天,他正趴在大街上乞讨,迎面过来一顶八抬官轿,赵成听到旁边的人说“甄御史下朝了”,心里顿时涌出一股子怨气,把要饭篮子往旁边一搁,爬到路中间,大声喊道:“甄御史,真糊涂!”在前面开道的衙役一看,火了,一鞭子便朝赵成身上抽去。

坐在轿里的正是甄御史,一听有人拦在路上骂他,掀开轿帘,他急忙喝住要打赵成的衙役,吩咐落轿,把赵成带到轿前,问赵成是怎么回事。赵成哭着说:“怎么回事?我打老远来找你诉冤,却被你害成这个样子!”甄御史看赵成伤得不轻,便把他带到轿上,让他把事情原委细细道来。当听说又是金禅寺方丈的恶行,不禁皱紧了眉头,一声不吭。

聪明御史除恶霸

甄御史把赵成带回御史府,让赵成住下来,请来郎中为他疗伤。但对救他姐姐的事,却只字不提。赵成心急火燎,只盼着甄御史快点想辙把姐姐救出来,却一连几天见不上甄御史的面,自己身上的伤倒是慢慢好了。

却说这天皇帝上朝,处理完一干事务正要退朝,甄御史出班,呼道:“皇上,臣还有一事要奏。”皇上忙了好一阵子已经有些累了,这甄御史又一向很嗦,便不耐烦地说:“快快道来。”甄御史便将金禅寺方丈这些年来抢了多少民女,害了多少人家,特别是最近强抢赵成姐姐的事,原原本本,仔仔细细地说了开来。皇帝对金禅寺方丈的事其实早有耳闻,但一直睁只眼闭只眼,现在甄御史又说个没完,实在没有耐心再听下去,就大喝一声:“罢了!”让甄御史不要再说,这件事到此为止。

甄御史今天倒也干脆,听皇帝这么一说,连忙跪地磕头,大声说道:“臣遵旨!”

甄御史下了朝,一回家直接就到赵成房间,笑呵呵地说:“你且随我走上一趟。”说完,带上一干人马,和赵成一起直奔金禅寺。

不两日到了金禅寺,甄御史命衙役在前面鸣锣开道,打出钦差大臣的一应执事,威风八面立在金禅寺山门,喝令金禅寺方丈前来接旨。

方丈见来的是一个小小的御史,没拿正眼看他,更没下跪。哪知道甄御史大喝一声“拿下”,一帮如狼似虎的衙役便扑上前,一把将方丈摁在地上,强行让他朝南跪了。甄御史这才宣读皇上罢免他方丈之职的口谕,又治了他一个不下跪接旨,蔑视皇权的大罪,流放三千里到西北戍边。

甄御史命人将金禅寺前后上下搜了个遍,砸开铁锁,放出了赵成的姐姐和其他被抢来的民女。

办完这些事,甄御史不急不忙地带着人马回朝。可这消息早已到了京城,传到皇帝的耳朵里。皇上震怒不已,急忙召甄御史上殿,准备治他假传圣旨的大罪。

甄御史来到大殿,一见皇帝满脸阴沉,连忙跪在地上,高呼:“臣前来复旨,臣替黎民百姓感谢万岁隆恩!”皇帝一听愣了,问:“朕没让你做什么呀,你谢的哪门子恩?” 甄御史说:“皇上不是叫臣去罢金禅寺方丈吗?臣罢了他回来复旨啊!”

皇帝一听,想起那天自己刚说“罢了”两字,甄御史就连忙说“遵旨”,顿时明白自己掉进了甄御史的圈套。可现已是既成事实,自己那个私生子做得的确不像话,只好就此作罢。

内容来源网络,仅做试读之用,如有侵权,请联系删除,谢谢!

相关阅读